茄子app微博

满宝和白善坐在了敞轩里,满宝将她昨天的笔记拿出来给他看,隐去了系统后道:“你还记得害太子的那块毒石吗?”

白善点头。

“现在有人愿意付大价钱和我买这个世界上剩下的毒石,”满宝斟酌了一下道:“我和他的要求是一种可以高产又能将优良基因遗传下去的谷种。”

白善一听这要求就知道对象不是个正常人,交易的对方应该是周小叔那个世界的人。

白善翻看她的笔记,问道:“还能有这么多要求?”

满宝含糊的隐去了莫老师,道:“说是还可以要求得更加详细一些,那些人也是会骗人的。”

白善点头,也是,鬼也都是人变的,既然人有好坏,有忠奸,鬼自然也是一样的。

这么一想,白善瞬间摆正了心态,开始认真思考起来,“我们毕竟不能见到……真人,也不能与对方相处好看到鬼……人品,自然是要谨慎一些。”

满宝点头。

俩人就商量起来,然后白善就猝不及防的问出了一个一直压在他心头的问题,“我们那第一代新麦种也是这么来的吗?”

满宝愣了一下后点头,压低了声音道:“你可别告诉别人,这事儿连我爹娘都不知道的。”

白善点头,同样小声道:“我一定不告诉别人。”

春风里的娇媚辣妹

科科暗道:果然人类说的不错,女生外向,这会儿就能把秘密告诉别人而不告诉父母了。

俩人就凑在一起嘀嘀咕咕的商量起来,怎样得到一份附和他们期望的谷种。

满宝道:“那个世界的情况似乎也不是很好,东西倒是不难培育,难的是基因稳固,将好的一方面遗传到下一代之中。”

看来鬼也不是无所不能的。

白善好奇的问:“他们是变出来吗?”

“……不是,也是要一代一代的培育。”满宝道:“所以可能花费的时间很长,而且两个世界的情况有差异,他们培养出来的东西还得在我们这边试种过才行。”

白善挑眉,问道:“你打算把这事儿交给谁?”

“交给我大哥吧,”满宝想了想后道:“还有我三哥,不同的地方播种,种子的适应程度也是不一样的,雍州是在北方,偏干旱和寒冷,而我们家里则是湿润和温暖的。”

白善点了点头,“不错,看第二代麦种被我们送往各地后的种植情况就知道,种子的确是会不断变化的。”

这么一想,白善就知道怎么补充条件了,他提了笔在笔记上加了几条,或是在满宝做好的笔记后面标注了更细更准确的细则。

满宝就撑着下巴坐在一旁看他写。

白善写完抬头她,俩人靠得有些近,可以清晰看到她脸颊上的小绒毛,他心跳得有些快,垂下眼眸避开她的目光,低声问道:“可那些毒石远在高昌,我们怎么去拿?”

满宝道:“我会和那边说清楚的,我会尽力去找,但要把时间放宽。”

白善点头,开始考虑起来她要是辞官去了高昌,那该用哪块田给她在北方做试验田。

还有,他该找怎样的借口和她去高昌呢?

白二郎自觉留给他们的时间够多了,所以端了一盘热乎乎新鲜出炉的点心过来找他们,就见俩人的脑袋都快凑在一起了,还在嘀嘀咕咕的说话。

白二郎撇了撇嘴,转身要走,走了两步想起来他都走到这儿了,就这样走多不划算?

于是又转身回敞轩。

白善和满宝听到声音回过头来看他。

白二郎将点心放到桌子上给他们,一屁股坐在椅子上问:“你们话还没说完?”

白善顺手合上笔记,伸手拿了一块点心道:“说完了。”

白二郎就提议,“那我们去找殷或玩吧。”

满宝就起身,“你们去吧,我要去补觉。”

她明天还要进宫值守呢。

白善收了笔记道:“笔记放在我这儿吧,我再想想还有什么可补充的。”

满宝点头,然后她看了看白二郎就起身回屋睡觉去了。

不过她也没敢睡久,只睡了一个时辰,精神补足了就起床,晚上还要早些睡养好精神,明天是除夕,宫里来往的人多。

人多就容易生是非,就有可能会用到太医。

或许是因为太后身体不好,离京城近的皇亲国戚们都紧急进京拜年,加上本就回京的几个藩王,那进宫的人就更多了。

先帝排得上名号的几乎都是皇帝的同母兄弟,但先帝还是许多庶出的儿子的。

他们很少参与朝政,基本上都是成年后就分封出去,今年因为太子生了儿子,所以不少人申请进京拜年。

皇帝也认为这是一件大喜事,所以答应了。

却没想到还正好碰上太后病情加重,过年的气氛都淡了一些,但大家的确进宫更勤了。

怎么说,皇帝也是他们的嫡母不是?

皇后代替太后见了一下各位王妃,毕竟太后精神不好,帝后都不想她操劳。

云凤郡主和已经就藩的新庆郡王也回京了,不过他们见到了消瘦的太后。

见太后身体成了这样,俩人都有些伤心,姐弟两个坐在小凳子上低声哭起来,也不知道是哭太后多一些,还是哭自己多一些。

太后被哭声吵醒,和他们笑道:“哭什么,哀家身体已经好些了。”

毕竟这会儿已经不咳血,甚至都很少咳嗽了,只是身体虚弱而已。

虽然身上不好受,但太后依旧觉得自己还能活上一两年,尤其是周满及刘医女每隔两天就来给她扎一次针灸。

而此时,刘太医也正对周满道:“今天是太后扎针的日子,我那孙女没进宫,得你去吧?”

满宝点头,“我晚一些再去。”

刘太医就提醒道:“还是早一些去吧,晚上有宫宴,太后肯定要出席的,可不能像以前一样傍晚才扎针,扎完针就准备睡觉。”

满宝问:“太后都病成那样了还出席宫宴?”

“只要还能动,总要出席的,”刘太医笑了笑道:“这宫里不比外面,陛下要是不让太后出席,恐怕太后心里还不乐意呢。”

毕竟她有想要庇护的人,自然是要出面的。

而且对皇帝来说,太后出现也要比不出现更好。